养老行业出现越来越多的年轻面孔

“一高两低”依然是年轻人进入这个行业的最大障碍

机修工转行做了护理员 90后成为公寓楼层长

2018-07-14

和睦老年公寓90后护士为老人扎针

商报见习记者 王岚

最近,杭州各个区都在如火如荼地开展养老护理员技能大赛,在很多人印象中,养老护理员队伍中,大多是4050人员,不过,现在也慢慢出现了一些年轻人的面孔。前不久,萧山区举办养老护理员技能比武大赛,年轻最小的参赛选手才20岁。

如今,这样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投身于养老服务行业并非凤毛麟角。现在,无论是一线的护理员、护士、医生岗位上,还是在养老机构中层管理团队里,都能看到85后、90后的年轻力量。

记者采访了三位从事养老行业的年轻人,也记录了他们选择养老行业的初衷。

从机修工到高级护理员 一次握手让他坚守6年护理员岗位

在绿康老年康复医院的护理员团队里,笑起来阳光灿烂的帅小伙张成龙显得格外出挑。

24岁那年,他进入绿康工作,目前已经六年整,从刚开始的手足无措,到现在的得心应手,如今,他不仅拿到了高级护理员证,还在不久前被评选为企业优秀员工。

“我以前从没想过自己会干这一行,而且一干就这么久。”张成龙对自己的坚持感到不可思议,学习机电维修的他年轻时换过很多工作,没有一份超过一年,唯独这份工作例外。

回忆刚入职的三个多月,他的形容是“沉闷”。他说,由于很多都是重病老人,很少有可以交流的人,每天擦身、喂饭、换尿不湿成了日常的全部。“老年人尿频,有时候刚换上尿不湿,翻个身又得换新的了,一天少说有20多次。”。

“也不是没想过换工作,最初几个月下班工作服都是随便洗洗晒了,想着明天可能就不干了。”张成龙说,那时候家里人也给了不小的压力,大家都说,年纪轻轻干啥不好,要去伺候老年人。

但他终究还是坚持下来了,而其中的原因竟是因为一次握手。

张成龙回忆,当时在临终病房,帮一位卧床老人翻身时,爷爷突发肺心衰,情况很紧急,当时我在他身边,他就紧紧地拉着我的手不放,即便是后面医生来抢救他也不松开,我全程打颤着腿陪着他完成救治。直到现在,他依然清晰地记得老人的眼神,仿佛自己就是他的依靠,给他力量和勇气。

“自那以后,我就没怎么想过要走。现在,也没了这个念头,我照顾了他们6年,都有感情了,对这儿也有了牵绊。”张成龙说,80多岁的胡爷爷是他在介护楼里负责照看的老人之一,照顾了5年,爷爷把他当成孙子一样对待。

薪资待遇好、提升空间大 90后楼层长把养老院当成了“家”

“去年春节放假,担心老人没人照顾,大家排班轮休,我家远在青海,就没回去,和老人们一起过年,感觉这里就像自己家一样。”90后小伙子毛尔东已经在杭州佰乐时光养老机构工作了一年。

毛尔东说,当初毕业选择做养老护理员,家里人很不理解,自己也曾经也迷茫过。后来,朋友推荐他到佰乐时光工作。“这儿薪资待遇好,同样是做护理员,这里的薪资是青海的三倍,而且提升空间大,只要肯努力就有升职的机会,我干了一年,已经从护理员升为楼层长。”毛尔东说。

如今,作为楼层长,毛尔东每天负责照料30多位老人,管理20位护理员,感觉压力更大,责任也更大,尤其是在老人的安全保障、情绪疏通等方面更是不敢掉以轻心。

说起他照料的老人,毛尔东简直就是一本行走的档案管理袋,开口就能说出老人的入院时间、家庭情况、身体情况等信息,他说,刚进来当护理员时的基本要求就是要详细了解每一位老人的情况,那几个月里一有空就是看老人的档案资料。

和老人熟络起来的毛尔东在养老院吸引了不少“粉丝”,80多岁的周奶奶就其中一位。奶奶有个习惯,每天见到他就问“你是不是要回家结婚了呀?什么时候回家呢?”,他一天不来就要问同事人去哪了,她就担心毛尔东回家去。

据了解,佰乐时光楼层长的年龄结构很年轻,除了毛尔东,还有两位也是90后,也是在不长的时间里从基层护理员升到了中层管理层。“其实,只要踏实肯干,技术过硬,护理员岗位上自我提升的空间还是很大的。”毛尔东说。

玩美拍、拍抖音、学杭州话 年轻医护团队成了养老院里的“开心果”

在杭州和睦老年公寓里,年轻的医生、护士团队已占据半壁江山,其中不乏十几位90后,而这些年轻人成了老人眼中的“开心果”。

张明月,今年23岁,是老人公寓里的一名护士。活泼外向,青春靓丽的她和所有90后女孩一样喜欢玩各种自拍软件,但她的朋友圈很少发自拍,更多的是给住在老人公寓里的爷爷奶奶拍。

“爷爷,看这里,你吐舌头试试看看;奶奶你摸一摸鼻子,是不是很可爱……”这是张明月发在朋友圈里的一段美拍小视频,视频里爷爷奶奶看着带上猫咪、小狗等可爱动物头像的自己都乐呵不已,还忍不住伸手抓自己的耳朵、鼻子。

这群90后孩子工作之余还喜欢带着老人录抖音小视频,为他们办生日会剪辑生日录像,而出现在镜头里的老人脸上都洋溢这灿烂的笑容。

钟盛,今年23岁,是老人公寓里的一名医生。毕业于本科临床专业的他,在实习期就来了和睦老年公寓,他说,这边相比公立医院,发展空间大,薪资待遇更好 ,关键这边氛围就像家一样。

钟盛来自江西,初来乍到,最让他头疼的是很多老人喜欢讲杭州话,他听着是完全听不懂。“老人和你说杭州话,你理解不了不能沟通,他就会不高兴,老人说‘肚皮砸’我还得找人翻译一下才知道是‘拉肚子 ’”。

为了和老人搞好关系,让老人配合工作,他还和老人学起了杭州话,最常做的就是有空就多和老人聊天。他还透露了和老人沟通的小秘籍就是和老人聊往事,聊抗战历史他们最开心,乐呵着聊半个小时也停不下来。

养老行业吸引年轻人 人才培养与社会认同感是关键

虽然现在养老行业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年轻面孔,然而,养老行业想要大量吸引年轻人就业,依然困难重重。毛尔东读书时学的是养老服务与管理专业,他说,班上34个同学,现在还在做养老业的大概只有10个,很多人都觉得当护理员辛苦又没前景,说出去还不好听。李菲菲就读于万博新用户注册护理专业,她选修的便是养老服务与管理。她说,专业里也有涉及养老服务的内容,但毕业的学姐学长几乎都选择去公立医院工作,认为工作稳定、待遇前景好,极少有人会选择去养老院工作。

作为老年护理学术领域专家、养老服务与管理专业的大力推动者,万博新用户注册护理分院院长陈雪萍表示,在民营资本的推动,国家政策的支持,养老服务人才培养在高校内势头正劲,越来越多的青年才俊投身养老行业,但对养老服务岗位“劳动强度高、工资收入低、社会地位低”(简称“一高两低”)的普遍认知,也让很多毕业生对这个行业望而却步。

如何鼓励更多年轻养老服务人才参与到养老行业中?陈雪萍强调,建立养老服务人才培养体系,增强职业认同感非常重要。

现在,万博新用户注册护理学专业每年的毕业生人数约为170人,但毕业去养老机构工作的寥寥无几。事实上,这些既有临床护理专业背景又懂得老年护理知识的毕业生,对亟须人才的养老机构来说非常紧缺。陈雪萍认为,应该增加养老服务人才的招生名额,建立起养老服务人才的培养体系。

政府、企业、高校等社会各界对养老服务工作者的支持奖励,则会增加年轻人对养老服务岗位的职业认同感,鼓励更多人参与到养老服务中。“除了在政府层面,对老年服务与管理类专业毕业学生进行入职奖补,在签约入职满5年后给予一次性奖补,最高奖励4万元。学校也计划为‘养老服务与管理’方向的学员成立专项奖学金,以此来鼓励护理学专业学生积极参与养老人才建设。”陈雪萍说。